教学科研

蒙元文化

时间:  作者:美院  来源:本站

 

蒙元文化——简介


蒙元文化-忽必烈接见马可波罗(内蒙古博物院蜡像)
     
    蒙元文化以成吉思汗为代表的蒙元文化是草原文化发展到鼎盛阶段的产物,是具有震撼力和影响力的蒙古族历史文化,它吸收了中原文化、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对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

 

蒙元文化——形成


以成吉思汗、忽必烈为杰出代表的蒙元 帝国在13至14世纪的辉煌,不仅实现了中国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结合,也打通了自唐末以来东西方300多年没有沟通的屏障,实现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特别是1260年忽必烈建在锡林郭勒草原上建立了元上都,以后元朝同世界的联系更广泛、更深入,马可·波罗在元朝为官17年就是很好的历证。
 

蒙元文化——内涵

     蒙元涵盖了蒙元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科技等诸多领域,彰显了13世纪至14世纪草原文明的辉煌历史。
    蒙古民族是在额尔古纳河的滋润抚育下,起源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成吉思汗创立蒙古汗国,对外大规模的军事扩张的壮举,是蒙古民族在人类历史上谱写的最为辉煌的篇章。元王朝的建立,加速了自秦汉以来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进一步发展,是蒙古民族对于缔造我们伟大祖国所做出的历史性贡献。
    蒙古民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完成了全国范围大统一的少数民族。元朝的大统一,使中国版图之辽阔超过了以往任何朝代,在多民族相互交融,多种文化因素的碰撞、锤炼中,形成了既有浪漫心态和纵横风格,洒脱于俗儒礼法之外的草原游牧文化、又有中原文化人伦程序、天人和谐的中庸之道,同时还包容着西方文化、阿拉伯文化、中亚和南亚文化内涵的个性鲜明的蒙元文化。

 

蒙元文化——特征

    蒙元王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唯一没有从官方角度提出“避违"制度的王朝,它是思想文化禁锢制度最少的王朝之一,据核计蒙元时期的文化禁令仅是明清两朝的几十分之一。它还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唯一明确提出宗教信仰自由的朝代,当时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宗教在中国都有活动场所和信徒,这在当时整个欧亚大陆是绝无仅有的文化现象。
    蒙汉二元性
  在元代文化体制中,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并存,即行汉法,又存蒙古法,蒙古语言文字是法定的官方文字,汉语文字等多民族的文字仍然通用。
  忽必烈即位后,提倡“文治”采用“汉法”,同时又多方维持蒙古传统,形成了中原传统政体和漠北旧俗共存的行政体制。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实际统治的范围、对象都发生了变化。政治形势的变化使经济、政策都发生变化。儒学是“汉法”的思想基础,孔子是儒学的象征,推行“汉法”要尊孔崇儒。忽必烈为了“文治”,采取了若干尊孔和提高儒学地位的措施,如在各地建立宣圣庙、恢复或新建各级地方官学、建立中央国子学、整顿和推行儒户制等。成宗铁穆耳下诏中外尊奉孔子,建立大都宣圣庙。武宗海山加封了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元代对孔子和儒学是尊崇和推行的,但有一定的局限性,科举制度一直未能全面实施就是一个例证。  忽必烈统治时期,设置了若干与文化有关的机构。在中央设有翰林国史院、国子监和国子学、蒙古国子监和蒙古国子学、秘书监、兴文署等。其他如太史院、仪风司、教坊司等,都与文化有关,管理宗教则有宣政院、集贤院、崇福司、回回哈的司等。在地方有儒学提举司和各级地方官学、蒙古提举学校官和各级蒙古字学,以及管理各种宗教的地方机构。这些机构的设置,表明忽必烈认识到文化的重要性。忽必烈即位后,封八思巴为国师,命他创制蒙古新字。至元元年(1209年)颁行八思巴蒙古文,作为官方文字使用,为此制办了专门学校,称为“蒙古字学”。
  在宫廷礼仪制度上,也体现了蒙汉二元性的特点。元朝皇帝有蒙汉两种庙号。如忽必烈的蒙古语庙号是为“薛禅汗”,汉语庙号为“世祖”,铁穆耳的蒙古语庙号为“完泽笃汗”,汉语庙号为“成宗”。元朝共有八位皇帝具有双重庙号。这种双重庙号制度,反映了元朝政治文化的鲜明特点。中原传统的汉文化和特点鲜明的蒙古文化构成了元代文化的基本格局。畏兀儿文化、波斯文化对元代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各种语言的流行以及多种文字的使用,带来翻译人才的众多和翻译作品的发达。
  公元1314年以后,元朝诸帝的汉文化修养有明显的提高,特别是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文宗图帖穆尔以及顺帝妥欢帖穆尔。从仁宗起,在尊尚儒学方面比前一阶段有很大的进步,主要体现在重新确立了科举取士制和加大尊孔力度。这些举措以官方名义确认理学是儒学正统,确立其在思想文化领域的统治地位。还建立了奎章阁学士院、艺文监等新的文化机构,奎章阁后改为宣文阁,艺文监改为崇文监。这些都是重视汉文化的表现。
  仁宗以后的诸帝对各种宗教特别是藏传佛教的崇奉和爱好,远远大于儒学。他们耗费大量钱财兴建佛堂、道观,远非学校所能比拟,仁宗时命各地立帝师八思巴寺,其规制要大过孔子庙,这说明了儒学和宗教在统治者心中的不同地位。在元朝上层蒙古、色目贵族官僚中间,一直存在反对、排挤汉文化的强大势力,科举取士名额有限且一度中断,就是这种势力作用的结果。

  元朝统一中国后,罢废科举,直至中期以后的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年)科举才开始恢复。但在考选人才上又制造了种种民族不平等:在考试科目上,规定蒙古、色目人仅考二场,而汉人、南人则需考三场。元制又规定:如“蒙古、色目人愿试汉人、南人科目,中选者加一等注授”;在发榜方面,则蒙古、色目人为一榜,而汉人、南人为另一榜;在录取名额上也有许多不合理的规定:分明是汉人、南人参加考试的人数要比蒙古、色目人数为多,但四种人录取的名额却一样。
    宗教文化得到流行和发展
   作为意识形态的宗教,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元朝宗教在社会各阶层的精神生活中占有头等重要的地位。元朝为了适应统治不同民族的需要对宗教采取兼容并蓄加以维护的政策(对反元的民间秘密宗教组织,如白莲教弥勒教,则严加禁止),多种宗教并存,各种庙宇林立,多种形式的宗教活动连年不绝,声势之盛前所未有,成为当朝文化生活的一大景观。当时佛教地位最高,其中喇嘛教尤甚。各种宗教文化都得以流行和发展,这在中国文化史上独具特色。
  萨满教形成于原始公社后期,主要流行于亚洲和欧洲北部。在元宫廷,每年萨满师主持“国俗旧礼”,举行各种仪式,以蒙古语“告神”、“祝赞”进行祭祖祭天活动。
   俗文化开始兴盛
  俗文化是相对于雅文化而言的,雅俗主要在于语言文字的不同和面向的对象不同。俗文化主要使用白话文或浅近的语体文,面向下层大众,以及对中原传统农耕文化不太了解的蒙古、色目人。雅文化则使用传统的文言文,主要面向各族人士。俗文化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唐朝,宋朝已颇有影响,其 表现形式是话本小说、民间说唱技艺等。蒙元时期,俗文化发展成为一种潮流,不仅话本小说、民间说唱技艺有所发展,杂剧、南戏和散曲,有些完全可以归入俗文化范畴,有些则介乎雅、俗之间。还出现了用白话文或语体文作的通俗史书,以及经典的“直解”等。元俗文化的兴盛,在中国古代史上是具有重要意义的文化现象。主要原因是城市经济的发展,城市商人和手工业者对文化的需求,蒙古人、色目人希望了解中原传统文化,而传统的雅文化使他们望而生畏,俗文化易于理解,符合他们的需要。俗文化在元朝的兴盛有深刻的社会背景。

 

蒙元文化——历史地位

   蒙元时期,东亚、中亚、西亚、欧洲的部分地区相继纳入蒙古汗国的统治之下。战争带来消极影响的同时,在客观上也带来了积极影响。它使欧亚之间经济文化交流的壁垒被打破。官方鼓励通商的开放政策,便利安全的交通驿站,拉近欧亚之间的距离,使各种文化之间的直接对话成为现实,各地区之间缩短了因发展不平衡造成的文明进程的差距,尤其是文化交流让中国认识了世界,世界也认识了中国,东西方间的神秘面纱被揭开,世界文明史由此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同时促进了中国的国际化,开创了古代中西文化交流最繁荣时代,使各国家和地区之间经济文化双向交流加速。
   唐朝和元朝是中国古代对外影响最大的王朝。如从对外影响范围、往来数量和国际地位角度比较,唐与元是无法比拟的。优惠的通商政策、通畅的商路、富庶的国度,使蒙元对西方和阿拉伯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大都、上都、杭州、泉州、广洲已具有国际化都市的色彩,泉州港已成为国际最大的对外贸易口岸。蒙元时期,汉唐以来的丝绸之路更加通畅交通的发达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