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视觉文化和中国绘画学研究

时间:  作者:美院  来源:本站

    在国际化的情势中,当代中国文化与艺术思想,一直处于一个被影响的阶。或许,单向度的输入作为国际化的过程中同样是无法回避的。但是,从更为长远的眼光来看,中国画学、书学研究必将要建立起现代学术意义层面上的艺术学科体系,它不仅标志着中国固有的学术传统的现代集合,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当代画学、书学应该建立起具有影响力机制和赋予国际视野性质的艺术思想体系。
    于是,中国绘画、书法艺术的现代文化研究:着眼于中国画学、书学理论的体系再造;着眼于中国画学、书学在现代文化背景下的方法论重构;着眼于动态把握中国画学、书学理论的新的生长点的敏感。
它有别于“东方主义”之下对中国画学、书学思想资源的粗暴捆绑;不同于后现代语境中的任意拼结;亦非西方学术工业的自然延伸;迥异于国际汉学猎奇性的事件追索。它是从中国画学、书学文化自身逻辑中寻找某心理的逻辑再造。并由此而激发出相关的学术课题。
    中国画学、书学方法论的再造,实际上是立足于当代国际学术前沿视野为前提,以对各个学科堡垒的当然穿越为构建方式。使中国画学、书学原来的潜逻辑、碎片结构、随想纪录式的学术研究方式,进行可能的整合:使得中国画学、书研究原有的文人性的散漫、偶发、浩阔,成为更为坚实的逻辑穿越。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画学、书学学科,是在人类共同的“逻辑语法”上的翻新:将中国画学、书学中固有的感性、随意与醒悟特点,转换成更为理性的必然与特定的自足构建。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画学、书学学科,是对其它相关学科的必然经过:也只有对于其它的现代人文学科的学术基点,进行当然的串联,才会达到一个必然的结论。
    总之,本学科的学术应对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作为研究对象的现代化转型,包括中国绘画与书法;另一方面是作为中国画学与现代书法学的独立的学术体格的建立。前者“对象的现代化”,是指中国画、书法在当代的已经呈现出来的可能性。由于中国画、书法在当代国际文化情境中所反映出来的“异化”现象,依据原有的价值体系与判断原则,已经是远远不能适应这种发展的状态。因此,中国绘画学(现代书法学)必须对此扩展文化与学术视野,并做出相应的、在学科层面上的系统性回应。后者是将中国画、书法的研究,从相应的历史发展、画家个案、现象思潮中超越出来,进入到一个文化哲学的立场,来组建中国画学、书法的体系,构架中国画、书法的原理系统,成型中国画、书法的学术语汇,显现中国画、书法的学术语言表述方式。
    最终,构建一个在中国文化局势之中,放眼于国际文化视野,在中国画、书法的感觉系统之上,具有独立方法论意义的崭新学科体系。